“八虎”关系错综复杂

8名云南落马高官中,白恩培与秦荣耀在省委书记位子上无缝联接,4名落马的昆明原市委书记也无缝对接。2007年1月,秦荣耀出任云南省省长,和时任省委书记的白恩培搭班子。2007年12月,离任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的“明星官员”仇和来到云南,任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此后,白恩培越来越器重仇和,导致白、秦矛盾越来越大,近乎公开化。

2016年6月,受审中的白恩培。图/新华

解码云南式反腐

本刊记者/周群峰

5月9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荣耀自动投案后,云南官场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十八大后,云南已有接连两任省委书记(白恩培、秦荣耀)、接连四任昆明市委书记(杨崇勇、仇和、张田欣、高劲松)被查,再加上省委原秘书长曹建方和原副省长沈培平,该省至少有8名省部级官员在反腐中落马。

地处西南边境、资源禀赋优胜的云南,成为和四川、山西等省份混为一谈的“糜烂重灾区”。当地更有“管理云南官场比管理滇池还难”的说法。多个事例阐明,云南省“一把手”糜烂、同一岗位多名官员接连落马、官员干预烟草与矿产资源暗地买卖等糜烂特征明显。

两年前,中心巡视组对云南开展巡视“回头看”时表明,云南肃清白恩培、仇和等“余毒”不彻底,政商关系不清,政治生态遭到损坏。

政治生态的损坏,也制约了当地经济发展。有舆论以为,云南官场的内耗和糜烂,制约了主政者的视界,捆绑了干部的创造力。这严峻打击了云南干群的士气,也影响了外部对云南的观点。

我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我国人民大学反糜烂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告诉《我国新闻周刊》,一般来说,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市场经济不发达,竞赛不充分,卖官鬻爵等糜烂现象也更杰出,也更容易衍生出群体性糜烂问题。“一旦群体性糜烂中‘一把手’参加其间,糜烂将出现加速度延伸的态势。这一点在云南的糜烂特点上也有所表现。”

关系错综复杂的云南“八虎”

2014年,云南官场继续震荡。在短短5个多月内,有3名在云南担任过省部级领导职务的高官相继落马。

2014年3月9日,时任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落马,成为云南“首虎”。

沈培平是云南施甸人,曾任思茅市长、普洱市长、市委书记,2013年1月当选为副省长。他“不收钱,收玉器和普洱茶”的“雅贿”行为广受热议。

同年7月12日,中组部通报称,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因涉嫌违纪,中心已免除其云南省委常委、委员职务。两天后,他被免除昆明市委书记职务,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