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的转型困境

阿尔及利亚曾在中东北非威权国家陷入动乱之际保持了安稳。当垂暮的老总统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再次寻求第五任期时,阿民众的不满引发了全国范围的游行示威活动,直接导致了布特弗利卡提前下台。民众敌对活动仍在持续,要求前政府相关人士下台并彻查糜烂,有人甚至提出彻底清除旧系统的标语。

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

这个旧系统被以为由一群阿戎行和官僚集团高层所组成,他们在幕后掌管着阿政治的运行,并且企图再次指定总统接班人。布特弗利卡作为革新元老也是这个集团的一员,自从在1999年被军方推举为新总统人选之后一向连任至今。同第三世界的其他“独裁者”比较,布特弗利卡是较为民众爱戴的一位统治者,这首要源于他对国家安稳发挥的关键效果和他自己的魅力。1990年代的阿尔及利亚经历过频频的政府更迭,随后上台的布特弗利卡一向起到定海神针般的效果,很难找到比布特弗利卡具有更强大的政治号召力和平衡能力的人选。布特弗利卡自己数次揭露表示希望阿国能够完成平稳过渡,由年轻一代来交接他这一代老人的权利。事实上,他早已成为了旧有系统延续本身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因此即使坐在轮椅中被传去世屡次仍无法退休。

跟着他的下台,阿政治进入了高度不确定的时期,这也为国家转型供给了可能性。与其他转型中的发展中国家相似,阿尔及利亚政治系统建设落后于经济发展,难以和谐精英敌对和社会结构改变带来的政治压力,在变革时期容易发生政治动乱。在阿尔及利亚流传着该国存在一套独特系统(Le système)的说法,这个系统包括几大敌对:不同统治集团派系之间的敌对、公有和私有经济领域的敌对、阿拉伯语群体和法语群体的敌对、柏柏尔人为代表的少数民族与占主体位置的阿拉伯民族的敌对以及世俗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群体的敌对,大致归纳出了阿尔及利亚的转型困境。

革新叙事神话背后的精英奋斗

日后被以为领导了独立战争的阿执政党民族解放战线(以下简称“民阵”)是阿民族主义革新运动中涌现的一支后起力气,它一方面试图吸纳其他民族主义安排,成为民族主义革新的统一战线安排;另一方面又采取高度集权化和军事化的安排形式,对内限制不同民族主义革新实力的声响,试图领导抗法奋斗。1956年召开的民阵大会确立其由阿尔及利亚民族革新会议和一个联络委员会领导,而两者都由大量武士成员组成,战前其他民族主义公民社会安排的影响力被边缘化。虽然大会还确立了政治压倒军事的路线,但民阵的军事奋斗路线本就依赖于游击队和准军事安排的力气,在安排上就无法做到真正独立于它的军事安排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反而成为其前台安排。在民族革新运动走向激进军事奋斗的道路上,民阵最高权利逐渐被武士成员所把持,这也是戎行在阿政治中影响力的本源。

在民阵加速军事化和集权化的过程中,多远容纳的内部声响逐渐被扼杀。被尊为“阿国革新设计师”的民阵高层成员阿布纳·拉马丹(Abbane Ramdane)就建议容纳不同民族主义运动安排的声响和敌对内部集权化。他曾经为民阵奔波笼络不同民族主义派别立下汗马功劳,但他在内部奋斗中很快失势,并于民阵大会次年被同僚所暗杀。在这之后的独立战争岁月里,民阵并没能处理缺少准则和谐精英内部奋斗的问题,造成了愈演愈烈的各自为战和派系奋斗,相似拉马丹的前史再三演出。

当时的民阵内部有着被称为“国内派”的革新区领导集体和被称为“国外派”的游击队成员两派。1958年建立的阿国临时政府首要由“国外派”成员组成,同时还吸纳了不同民族主义安排的成员,其领导人是拉马丹的顾问本优素福·本赫达(Benyoucef Benkhedda)。阿临时政府实质上只是一些革新安排实力的松散联合体,无法代表和掌控全国革新实力,因此注定会被高度安排化的民阵取代。此时的民阵行政机关联络委员会则由克里姆·巴尔克萨姆(Krim Belkacem)、阿布杜勒·哈菲德·布素夫 (Abdelhafid Boussouf) 和拉赫达尔·本托巴尔(Lakhdar Bentobal)三名“国内派”的革新区军事领导人所主导,这三人被称为“三人执政集团”。由民阵“三人执政集团”创立并领导的临时政府总参谋部并不供认临时政府对戎行的领导,甚至不愿供认临时政府的合法性。本·贝拉作为海外游击队的重要领导人为了夺权揭露与临时政府敌对,建议将临时政府改组为政治局,他为此争夺到了总参谋部的支持。临时政府则以辞退胡阿里·布迈丁上校作为反击,而布迈丁是布素夫的手下,这直接引起了民阵的反弹。

1962年,刚刚获得独立的阿尔及利亚就陷入了临时政府和国外游击队以及总参谋部之间的内战之中,终究本·贝拉等“国外派”在总参谋部和布置在边境的国外游击队支持下很快取得了胜利,并创立了政治局来替代临时政府。本·贝拉这位长期流亡海外的人士就这样和一群“国外派”掌握了重生国家的权利,并让政治局录用了一批亲信,其间包括了新任国防部长布迈丁。布特弗利卡正是在独立战争期间作为布迈丁的手下走上的仕途,他们与一同驻扎在摩洛哥边境小镇乌季达的其他“国外派”战友被称为“乌季达集团”。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